娉婷为维护何侠

2017-03-04 17:50

而在娉婷的辅助下解脱了追兵的何侠赶来,与冬灼汇合,却发明母亲长公主已经自刎于马车内。悲哀欲绝的何侠在冬灼的指引下到了五老峰,令他大受打击的是,留给他的只有父亲的宅兆。牌位上写着“楚北捷破”,何侠天然将楚北捷当成了杀父仇敌。此时,燕大将军陆柯已经带兵来追杀何侠。陆柯与何侠相识十年,信任他并非会谋反之人。但碍于军令在身,陆柯只好先伪装与何侠对打,期间才暗示他挟持本人来脱身。在陆柯的赞助下,何侠和冬灼带着敬安王跟长公主的尸体顺利逃脱。

势单力薄的何侠众寡悬殊,只能带着娉婷流亡。路上,娉婷为维护何侠,穿上他的披风引开了追兵,终极中箭落下悬崖。与此同时,敬安王和长公主的人马已经赶到了五老峰。楚北捷单独前来,宣称要向敬安王讨回三年前的一条人命。敬安王吩咐家仆冬灼护送长公主分开,随后与楚北捷开展大战。

禁卫军立即包抄了马车,疏忽何侠的说明,直指他携带武器擅闯王宫,用意谋反,要将他就地诛杀。这时,敬安王府的方向升起一股浓浓的黑烟,想来是燕王让人烧了敬安王府。何侠意识到燕王这是要赶尽杀绝,他终于不再谦让,撒手与禁卫军展开了厮杀。

敬安王年纪已高,毕竟不是楚北捷的对手,很快就败下阵来。楚北捷无意杀他,他却持枪自戕,想用自己的鲜血唤起儿子何侠的血性,他要让楚北捷永无宁日。事已至此,楚北捷只能暗暗叹气,他将敬安王就地埋葬。